行业丨2020中国特色小镇年度总结报告

分享到:

时间:2021-02-22 来源:亿翰智库 浏览量:90

2020年,政府在小镇发展定位、小镇土地供应、小镇产业要求等多方面提出了指导性意见,为小镇发展提出了方向与规范。在政策和市场快速发展的时期,小镇正在发生不容忽视的新动向。

小镇新定位

2020年9月,发改委发布《关于促进特色小镇规范健康发展的意见》,赋予了特色小镇“微型产业集聚区”的新定位。根据《意见》,特色小镇应当是规划面积小于5平方公里,主要由企业投资、建设、运营,生产、生活、生态空间比例合理,集聚高端产业和产业高端环节,功能多元、宜业、宜居、宜游的微型空间。

在区位布局上,《意见》明确提出特色小镇不能“遍地开花”,而是主要在城市群、都市圈、城市周边等优势区位或其他有条件区域进行培育发展。

小镇土地纾困

一直以来,在乡村打造小镇项目时,土地的利用是一个问题。地方政府不愿意将建设用地指标用于发展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更倾向于将建设用地用于收益更高、见效更快的项目。

2020年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抓好“三农”领域重点工作确保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意见》。《意见》提出,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可以通过入股、租用等方式直接用于发展乡村产业。推进乡村建设审批“多审合一、多证合一”改革。抓紧出台支持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用地的政策意见。

集体建设性土地入股,企业无需一次性缴纳土地款,而是每年以分红形式缴纳土地租金,有效降低企业的前期投入,优化企业债务结构。

特色小镇2.0:产业更特

2.0版本对于主导产业的发展定下了更高要求。特色小镇的“特”,关键在于产业之“特”。原来特色产业投资占比要求达到70%以上,现在要求特色产业的投资和产出占比都要达到70%以上。

目前,小镇按照产业作用、资源整合难度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于本地传统产业基础改造升级的原生型产业小镇;第二类是起到城乡融合和文化保护作用的风俗文旅小镇;第三类是作为新兴产业引擎的嵌入型科技小镇。

原生型产业小镇开发的核心是传统产业资源的整合与提升的能力,是全面优化产业链条上下游组织生产的能力,是产销平台对接的能力;风俗文旅小镇要求项目的投资商与产业运营商要同时具有民俗文化的产业化的能力、小镇配套改造的能力、园区日常运营及维护的能力;嵌入型科技小镇的开发运营难度最大,不仅是资源协调配置的难度大,还包括物理空间、制度政策、配套设施的从0到1,以及产业侧的整合及运营。

旧改文创小镇流行

近两年,旧改小镇在一二线城市较为流行。旧改小镇,一般是对位于城市的核心区域或城市相对核心区域的老旧产房、老工业中心的改造,面积大小不一,产业性非常强。对于这些一线城市来说,城市核心区域旧改,一般打造具有强产业资源属性的特色小镇;相对核心区域,一般选择打造具有轻资产属性的文创、休闲小镇为主。

政府方面,一二线城市寸土寸金,有区域翻新的需求,城市更新能够完善基础设施配套、培养经济新动能、增加了政府财政税收。开发商方面,土地的升值空间大,在利益驱动下选择布局一二线城市。对于产业企业端,其本身需求与一二线城市比较适配,产业企业发展需要高端人才,在一二线城市更易获得。

文旅小微企业崛起

在文旅小镇领域,除了大企业之外,随着政策支持和市场重视,目前越来越多的小微文旅企业正在崛起,这些小微企业经营个性化的文旅产品,或作为小镇的经营主体、或是小镇平台内某个功能模块的产品提供者。未来,市场上海量的小微企业将发展成为各细分领域的中坚力量。

政策支持正在解决小微企业的痛点,例如融资难问题。2021年初,文旅部发布了和银行联合遴选的全国320个文旅投融资项目,各地入选的项目实施主体均为本地区市级以下国营或民营文旅公司。这个特点也是本次投融资项目的最大亮点。市场上的资本也对小微企业更加重视。

县域经济下信贷支持特色小镇发展

2020年5月,发改委印发《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要求抓紧补上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的县城公共卫生、人居环境、公共服务、市政设施、产业配套等方面存在的短板弱项,扩大有效投资、释放消费潜力、拓展市场纵深,为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和新型城镇化战略提供重要支撑。

8月,发改委再发《关于信贷支持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的通知》,支持区位布局合理、要素集聚度高的产业平台(主要是中国开发区审核公告目录内的产业园区、各省份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内的特色小镇)公共配套设施建设项目。通知将为中国县域经济带来重大利好,县城特色小镇作为载体,特色小镇建设也将进一步受益。

文化产业新基建

在“新基建”即将进入加速期的同时,文化界的“新基建”也紧随而至。政策对于当前建设智慧小镇、智慧景区有很大指导作用;国家文化大数据体系建设,不仅意味着数字基础设施的进化,更是为人们提供更多精神文化需求的接入口,最终让每个人链接到智慧城市生活中去。

智慧小镇的建设除了5G、AR/VR等先进技术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提升小镇内各类信息获取的便捷度,通过APP、微信等渠道,在小镇内工作、生活、游玩的各类型人群都可以获取自己所需的信息。需要注意的是,如何将此类数字化平台建设得更个性化、贴合真实需求,是关键问题,否则反而会造成资源浪费。

政企合作,市场化运作

对于企业而言,建设特色小镇面临着资金投入大、回收周期长的巨大挑战,选取何种开发模式十分关键。在政府关于特色小镇的一系列措施里,已明确了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创建模式,在融资创新方面,文件提出了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购买服务、机制评审等模式,以推动项目落地。

有研究报告认为,从目前来看,在特色小镇建设中采用PPP模式具备了必要性和可行性。具体来说,该模式能够有效地综合使用财政资金和社会资本,弥补特色小镇资金缺口,丰富资金来源。此外,政府和社会资本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在项目的不同阶段管控相应风险,降低和分散风险,提高特色小镇建设的效率。此外,一些企业关于特色小镇PPP模式的创新案例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

疫情之下,人们的心态、居住状态发生很大的变化。小镇作为独立的社会“单元细胞”功能更为凸显,客户对于小镇的产品购买逻辑更为明了:相比于原来的居住环境,人们对健康有品质的生活需求会更明确,家庭亲情与社交空间将不局限于室内的露台、庭院,这为集多功能于一身的小镇创造了契机。